梦之城平台坚持-这场医院改制为何民意全失?职工们究竟怕什么?

梦之城平台坚持-这场医院改制为何民意全失?职工们究竟怕什么?

梦之城平台坚持,7月23日,有关湖南省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职工反对引进社会资本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造的声音,再次在网络浮现。记者随后前往娄底市调查发现,职工反映不知情,当地卫生计生部门强调通知到位,社会资本方认为“躺着中枪”,这场风波呈现出各说各话的局面。

(7月28日,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内多处悬挂着职工反对引进社会资本的横幅。横幅已悬挂多日,无人看守,也未见被撕扯的痕迹。患者在横幅底下进进出出,成了该院奇特的风景线。)

职工再挂横幅抵制社会资本 ”

7月下旬,当湖南省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再次挂起反对引进社会资本的横幅时,一些职工回想起2013年的冬天,当地报纸在报道招商引资大会时提到,一家名为“众一集团”的企业有意收购娄底市二甲以上医院,并在此基础上创办位于娄底市城南的国际健康城。

“当时,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表示,除娄底中心医院外,收购其他医院市里都支持。而娄底城区除了中心医院为三甲医院外,只有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二甲医院。”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职工代诚(化名)回忆,看到这个消息后犹如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慌张、惊讶、无助等诸多情感瞬间涌上心头。

2011年,涟源钢铁集团与娄底市政府签署协议,将企业所属的涟钢医院转交给娄底市政府,并更名为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从企业医院到事业单位的转变,让该院职工感到欢欣鼓舞。“作为企业医院,主要是为企业的发展目的服务,一些科室的发展受到限制。转变为全民所有制的公立医院后,我们都认为迎来了发展的春天。”代诚说,没想到这样的愿景只维持了两年多。

不满的情绪迅速转化为医院职工抵制收购的举动。代诚介绍,全院职工得知此消息后,自发组织起来,有的在网络上表达意愿,有的在医院挂出横幅,有的在社区张贴标语,表示强烈反对。

“医院职工的主要诉求在于,医院的发展势头良好,正处于稳步上升状态,并且没有负债,完全没有理由将医院交给私人老板。”代诚表示,在反对声浪下,这场买卖被叫暂停。然而,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职工从此对任何有关医院改制的风吹草动都保持戒备心理。

据介绍,2011年该院的业务收入为1亿元左右,转归娄底市政府后一直保持较好的发展势头,业务总收入增长到2015年的1.5亿元。“在此期间,医院争取到国家发展改革委的专项资金,获得4700万元的投入,加上娄底市政府1000多万元的配套投入,建设起功能较为完善的外科综合楼,改变原有基础设施陈旧的面貌。”该院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层干部表示,外科综合楼总投入在1.3亿元左右,医院应该有贷款,“但还未构成沉重负担,多年来医院一直盈利,2015年职工人均收入达到7万元,属于优质资产”。

发放调查表引发强烈质疑 ”

今年7月13日,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某科室主任赵长(化名)收到医院党政办公室下发的一份调查表,名为《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招商引资,以混合所有制模式创建三级甲等医院意见征集表》。调查表提出,为进一步把医院做强做优,市委、市政府决定引进社会资本,按混合所有制实施合作,将该院创建成三级甲等医院。

翻遍调查表,赵长发现,其中并没有列出职工是否同意引进社会资本的选项,而只是笼统地让职工对合作模式、权益保护、监管运营等方面提出意见和建议。“原来我们只知道医院要创三甲,没想到还要引入社会资本。只要我们在调查表上写了字,都可能被作为赞成引进社会资本的证据。”

因此,赵长与大部分医院职工一样,拒绝填写调查表。同时,网络发帖、悬挂横幅、市政府门前请愿、联名签署反对意见,成了很多医院职工自发的行动。迫于压力,医院又重新制作发放了一份调查表,明确征询职工对引进社会资本是否持支持态度。“网络上流传的96%以上的职工反对,就是这一次调查得出来的。”该院党政办公室主任张扬介绍。

7月27日晚上,记者来到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看到该院院子中仍悬挂着职工表达意见的横幅。这些横幅上写着“全院职工团结起来,维护自身正当权益”,“堂堂正正做医院主人,坚决不做资本家的走狗”等标语。在该院外科综合楼一楼的大厅内,摆放着一面展板,上面写着“坚决反对引进民营资本创三甲的自愿签名墙”,底下密密麻麻签满姓名,一些姓名之上甚至盖有手印。在展板的空隙之处,可见“坚决反对强买强卖”的字样。

而这些举动,在娄底市卫生计生委看来,未免有过激之嫌。娄底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谢雪英表示,引进社会资本只是处于前期准备阶段,发放调查表就是征集职工意见的一种形式,并不存在刻意隐瞒,也不可能不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就强行推进。

市政府提出引进资本创三甲 ” “3月,医院提出创三甲的口号时,大家都是欢欣鼓舞的,看到调查表后却又感觉被打了一闷棍。”该院另一科室主任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该院之前刚刚通过三级综合医院审评,职工的干劲很高,对创三甲的目标充满期待,“却料想不到这只是一个幌子”。

该院职工强烈反对医院改制或者引进社会资本,在娄底市并不是新闻。据医院内部人士透露,在2015年年底,该院也曾经做过一次有关医院改制的调查,同样受到绝大部分职工反对。而娄底市促进产业转型、加快健康产业发展的步伐也在持续推进中。今年3月,娄底市政府办公室发布《关于公立医院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公立医院按国家政策鼓励的公私合营、混合所有制实施改革,然而并没有提及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

“这个文件在政府网站上都能查到,很难说职工并不知情。”谢雪英表示,作为矿产资源型城市,娄底市近几年的经济增长乏力,面临产业转型的抉择,大力发展健康产业成为娄底市谋求突围的主要方向。同时,娄底市共有8家市属医院,其中娄底市中心医院一家独大,住院患者人满为患,市政府一直有意再创建一家三甲医院,在与中心医院形成良性竞争的同时,缓解老百姓看病就医难题。

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体量与实力正好合适。该院作为娄底市城北区唯一的公立医院,编制床位800张,占地面积4万多平方米,现有职工600余人,其中高级职称111人、中级职称184人,有本科及研究生学历的332人。谢雪英说,考虑到城市公立医院改革即将在娄底市推开,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分级诊疗之后,该院的生存与发展也将面临挑战,发展成为三甲医院也显得紧迫。

引进民营资本推动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创三甲,开始成为娄底市政府的决策。今年3月31日,娄底市政府召开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这份纪要提出,娄底市市委、市政府决定用3年~5年时间,将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创建成床位达到1500张~2000张,业务收入达到5亿元~10亿元的三级甲等综合医院,支持引进社会资本,按混合所有制(公私合营、ppp模式)等实施合作,医院名称不变,事业单位性质不变,原有在编干部、职工身份不变,力争8月底前在市政府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发布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招商引资公告。

公开招标将在多数同意后进行 ” 这份纪要明确了工作步骤,要求成立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创三甲协调组,下设办公室及宣传、项目推进、环境优化(信访维稳)等6个工作组。

对这份纪要,该院受访职工均表示,在7月13日看到调查表之前并不知情,很容易又联想到此前的众一集团。“我们调查过这家公司,原是一家位于江西的矿业企业,后来在娄底市涉足房地产,并没有相关医疗管理行业的背景。”赵长说,医院职工并不反对改革,但是对合作对象是否能管好医院有强烈的怀疑,担心今后医院的发展前景。“大家害怕一旦引入社会资本被控股之后,就只能听私人老板指挥,前景堪忧。”

而众一集团在娄底市的负责人肖松和接受采访时表示,该公司并未与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有任何接触,针对该院职工在网络上指向本公司的言论,不排除采用法律手段维护公司声誉。肖松和也表示,该公司仍有意向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按程序参与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挂网招标。

一位娄底市卫生计生委官员也承认,引进社会资本的决定对该院职工而言“有点突然”。7月上旬,当娄底市卫生计生委相关人员到该院调研后发现,相当一部分中层干部表示并不知道正在进行的改革,同时存在普遍的抵制心理,许多人都以各种原因拒绝访谈。60多位中层干部,只见到18人。这位官员强调,信息不对称是造成职工激烈反应的原因,“院领导班子没有做好前期的思想沟通和交流工作”。

该院院长以正在吃药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当前医院管理层与职工之间产生了严重的隔阂。”张扬表示,许多职工一听到开会便将头一偏,反问“不会又是做思想工作吧”。

赵长也表示,当前一方面要维护自身权益,另一方面要坚守岗位为患者服务,自己已经身心疲惫。而据该院统计,自从风波产生后,该院的日门诊量从1000人次下降到400多人次,住院患者数量从近700人下降到不足500人。人心不稳,已经对医疗秩序产生冲击。

随着事态发酵,娄底市官方媒体近日发表消息称,目前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有关方案的制订及资产评估等工作尚未完成,公开招标选择投资人等工作,将待医院多数干部职工对引进社会资本进行创三甲和扩建的总体方案形成共识后进行。

链接:

如何选“老板”地方政府要考虑

中国医院改革与发展研究院院长薛家鑫初步统计,当前国内共有400多家公立医院曾接受过社会资本的“洗礼”,基本上为一级或二级医疗机构。真正能保持业务增长的只占1/3,剩下的要不维持现状,要不效益变得很差。

正是因为成功者少、失败者众,完成改制的医院往往维持不了社会美誉度,进而遭遇更多的抵制。“光有资金不够,人才是第一位的。一旦遭遇职工抵制,投资方该止步还是得止步,否则后续的工作将更难开展。”薛家鑫说,医疗行业进入有门槛,不是想干就能干,至少前期要对投资地的整体医疗需求、医疗布局、疾病谱变化等开展深入研究,通过引进知名品牌、优势专科、先进技术,让医院获得发展,老百姓就医需求得到满足,从而与投资地的医疗机构形成良性竞争的格局。

出于对资本追逐利润的本能担忧,维护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始终是一些学者坚持的观点。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江宇看来,在基本医疗仍十分薄弱的情况下,鼓励医疗市场化、私有化,将进一步恶化当前的医疗卫生体制,带来多重风险,并对医务人员、患者的利益造成损失。

“‘先吃公立医院的饭,再砸公立医院的锅’,通过这一‘曲线救国’的过程,就完全实现了公立医院优质资源的私有化。”江宇表示,一方面,这对增加医疗资源没起作用,因为社会资本挖的是存量,资源总量并未增加;另一方面,医疗资源的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公立医院的一部分优质资源进入私立医院,剩余的劣质资源留在公立医院,这与先前向全民提供更平等医疗服务的政策宗旨相违背。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副所长、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表示,中国即将进入公立医院大面积改制时期,但改制的环境并不友好,因此要求社会资本具有丰富的改制经验,可有效和员工进行沟通,使其相信利益能够得到保证,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位员工的潜力,保障员工利益。

“未来20年,健康、教育、金融行业都将是转型的重点。”朱恒鹏认为,钱没有产业属性,但技术、管理、人才的专业性决定了并非所有社会资金都能涉及医疗行业,不赞成一些从事初级产品生产的企业作为主导力量去进入,“如何选‘老板’是地方政府一定要考虑的”。

文/健康报记者 叶龙杰

图/源自网络

以上为《健康报》原创作品,如若转载须获得本报授权。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自助获取转载授权。


澳门赌场